洛阳城头糖画商.

谨慎关注,取关随意。

日安,我,sugar。

再几把催我更新?没用的,我懒。

王者及史向 瑜all瑜/曹all/邦all邦

如你所见,喜欢周瑜刘邦曹孟德。

混圈很杂。热衷BE也发糖。

既然来了,那就留下来听我讲完这个故事吧。

「亮瑜」生当连理枝(高甜预警)

“谁为曲中意?”

“只是为相思。”

*周瑜第二人称视角,听说代入史向公瑾看更棒哦

*送给我师傅  @s.v.  她是大佬,不敢说话

*私设多如山,文笔渣如狗

*高甜预警



<<你从冗长的梦中挣脱出来。


没有兵戈相对的喊杀、驰骋战马的嘶鸣,没有东风刮过耳边的呼啸、火光冲天的壮丽。只剩在船身颠簸中忽明忽暗的烛光,静得,能听见百里外的鸣钟声,沉重而悠长。


外面很冷。


船头独自站了一个人,在寒风咆哮中纹丝不动。你好奇的上前去看,原来是自家功曹。


你想像往常一样拍拍他的肩膀,未曾料想他颤着睫毛落下一滴泪来。你手足无措,指尖穿过他的身体,却是触碰不及。


你听着他呢呢喃喃,有谁的名字被狂风刮得支离破碎。


公瑾。庞统唤道,公瑾。


风卷起一片褐红的枫叶,轻轻巧巧落在水面上,泛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。



月挂枝头、残夜铺绣,烽火不复秋。


<<小乔执意要把你葬在舒县,那个桃红霜飞的故里。


参加自己的葬礼,是件很奇妙的事。你麻木地任由人群穿过你的身体,一时间舒县四面哭声,郁结之气弥漫满城。


但你注意的只有一个人。一个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来的人。你看他亲自祭酒,念着“从此天下,再无知音”。旁人无不为之动容,而你站在一旁轻笑,苦涩地摇头。


你不愿再看。闭上眼,便又是一场绵长梦境。

孤鸿雁去、竫竫人归,谁言知己愁?


<<桃花开了,伴着细细密密的雪。满街满街都是,宛如偷了少女的胭脂,浅淡浅淡地红,俏生生地开。


你从远处飘来,在半空中踏着步子。转过回廊,跨过祠堂。一路上不见人影,冷冷清清,只听见后院传来断续的琴声。


……唔?


你愣在桥上。


透过层层叠叠盘旋而上的桃花,隐约可见一抹湛蓝,刺眼得慌。


诸葛亮,你的死对头,那个为你招来东风的人。


也是你朝思暮想希望见到的人。


很熟悉的曲调。你皱着眉分辨了会儿,才从他支离破碎的音符中认出这是你上次改写过的《越人歌》。他应该是第一次弹,磕磕绊绊的。你墓边的桃树似乎瑟缩了一下,像是也在嫌弃这魔音。


一曲毕。诸葛亮抱起古琴,淡漠的目光穿透你的身体,毫不留恋地转身而去。


而你,孤独一人站在木桥上。孑然一身。


溪水哗哗,冲散飞落的桃花。



曲误琴音,悠悠桃胭染,不见君回顾。


<<诸葛亮几乎日日都来,每次只弹一首《越人歌》,弹毕即去。


你听见他的琴声从生涩难辨到娴熟流畅,从婉转到磅礴。你也习惯了在固定的时辰坐在一旁听他弹琴,这也许是你闲暇时光最好的消遣。


偶尔你也会出声指点,虽然他听不到。


——虽然,他听不到。


今天的诸葛亮发挥很好,绵延琴音伴着溪流水声,你忍不住跟着轻声哼唱了起来。最后一个高音划过天际,你依旧沉浸在余韵之中,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,诸葛亮一反常态留在了这里。


他动作轻柔地抚开你墓碑上的花瓣,跪坐在那前面。


“公瑾,小乔被孙权他们照顾地很好,你放心。”


“公瑾,东吴和我蜀汉结盟了,所以我才有时间来看你。”


“公瑾,我知道你从不曾把我当知音。”


“公瑾,我一直记得,那个和我彻夜畅谈,浑身傲气的都督。”


“公瑾,你说过,无论是谁,只要让这天下太平,你亦无悔。”


“公瑾,你在那边和讨逆将军一定过得很好吧。”


“公瑾,我也不怕说,这《越人歌》,我只弹过给你听。”


“公瑾,山有木兮、木有枝……”


“行了!闭嘴啊!”你像受了惊吓似得后退一大步,狠狠挥袖,大声着。你从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,仿佛把这辈子的怨气全部挥发出来了。


“公瑾,我怎么,似乎又看见你了呢……”


诸葛亮盯着你刚刚停留的地方,双眼空洞而迷惘。在他鼻尖上,停着一朵被你挥落的桃花。


至此,他再没来过。


域掩红鸠,慎作把情断,维何盼人兮。


<<你站在那山坡上的木桥,沉默地望着某一个方向。


一百年来,亦是如此。


你看见那片江南烟土上,扬起东吴的旗帜。


你看见舒县的张榜,写着诸葛亮的名字。


你看见某个粉红色的身影,笑着与你道别。


你看见凄美的炮火,绽放在民生的乐土。


你看见黄道更替,看见代表谁的繁星坠落。


你看见远方的旗帜被替换,挂上一个不知名的朝代。


你知道,心愿已了,东吴不再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终于,你坐在那棵陪了你百年的桃树上,笑得如同一幅绝美的山水画。


“老朋友,要和我出去看看吗?”


桃树承着你,轻轻地摇晃了一下。



冷香弥满席,江山美如画。

生当连理枝,死当长相思。


死当,长相思。







好!!就问你们甜不甜!!!

我师傅是个大佬,真的。我这渣文笔啊还好她没抛弃我qvqqqqqq

后排抱师傅大腿(打滚)

简直一气呵成!写的非常舒爽。就是想写出那种催泪的效果,看三国演义我都能哭个稀里哗啦的

就是不想写作业,古文什么的都是瞎编。emmmmm……其实全部诗句连起来是一首词哦(都不好意思说这是诗词)

近来车有点少,我尽量六月份再开一辆车喂喂你们不满的小肚子hhhhhhh

拜托小天使们给点评论鼓励鼓励我❤

评论(34)
热度(121)
©洛阳城头糖画商. | Powered by LOFTER